球王贝利身心状况堪忧!儿子称他已无法独立行走

据英国媒体BBC的消息,巴西球王贝利身体状况情况不理想,如今已经无法独立行走。因为这个情况,生性倔强的贝利如今甚至不愿意出门。

世界上唯一的考拉医院——澳大利亚麦考瑞港(Port Macquarie)考拉医院里,在山火中横遭“涂炭”的考拉在等待救治。中新社记者 陶社兰 摄

要坚决杜绝“只顾国内防控,不顾国外输入”的麻痹思想。

当地时间2月28日,世卫组织已将新冠肺炎全球风险级别提高为“非常高”。防范疫情境外输入,“外防输入、内防扩散”仍是重要原则。而这个“输入”压力,显然对我们提出了更高要求。

新冠肺炎疫情是人类公敌,哪个国家都不能掉以轻心,也不能置之度外。

贝利如今已经79岁了,去年他曾经因尿路感染被送进过一次医院,他的臀部问题也有一段时间了。现在贝利需要支架的辅助才能走路,最近几次公开露面,贝利都是坐着轮椅。

“他现在是很脆弱的。他做了髋关节置换手术,没有得到充分的康复。所以他有行动不便的问题,现在这导致了他的抑郁。”

这个名为“考拉再安置协会”(KoalaRelocation Society)的团体表示,考拉在澳大利亚已面临“功能性灭绝”,但在新西兰或可蓬勃繁衍,因为当地栽种了近3万公顷的桉树。

据报道,疾病、森林野火、车祸意外和狗等动物的攻击,使澳大利亚考拉生存受到严重威胁,并于2012年起就被列为“易危物种”。野火肆虐袋鼠岛多数区域和新南威尔士州南岸,大批健康的考拉来不及逃出火海。

法新社报道称,数以千计民众联署请愿,提议将考拉迁至新西兰,以帮助它们逃离澳大利亚致命野火,不过,这项计划遭到官员反对。

贝利的儿子埃迪尼奥接受环球电视台采访时谈了父亲的情况,埃迪尼奥说:“他现在有些不安,不愿见人。人们的印象里,他是国王,是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大人物。现在他不能正常走路了。他感到尴尬,他不想出去,不想被人看见,也不想做任何需要离开家的事情。”

正如外交部发言人所称,“我们对外国公民和本国公民一视同仁,无差别地执行相应措施,并且会充分照顾当事人的合理关切,为他们提供必要的保障和协助。”而从现实反馈看,各地妥善、合理地对待外籍病患,既展现了大国热忱,也体现了大国责任。我们还需要继续同世卫组织保持良好沟通,同有关国家分享防疫经验并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。

疫情防控仍处在最吃劲的关键阶段,容不得一丝大意。

澳大利亚政府13日宣布拨款5000万澳元作为野生生物保育基金,莱伊承诺部分款项将用来应对考拉生存危机。

莱伊和财政部长弗雷登伯格说,5000万澳元中有半数款项将流向野生生物保育员、医院和动物园和自然资源管理机构。

“公共卫生安全是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,需要各国携手应对。”

澳大利亚环境部长莱伊(Sussan Ley)13日表示,这场“史无前例”的野火危机,可能促使有关当局做出这番决定。

在这紧要关头,团结互助、共迎挑战是我们共同的选择,以更高的站位、更宽的视野、更大的力度加强协调、寻求合作,才能实现共赢。

境外日新增病例数连续多日超过中国,对疫情“输入”的担忧已非杞人之忧。

针对这类新问题,需要有关部门把困难想得更充分一些,还必须对全球疫情变化情况给予更多关注,进一步加强与疫情重点国家的信息沟通,以便随时调整政策和应对手段,进一步把工作做深、做细、做实。我们看到,国家移民管理局已经把防范海外疫情输入风险作为当前最重要任务,海关总署全面启动健康申报制度,并严格开展出入境检疫。这样的“硬核”措施,不妨再多些。

需要厘清的是,外防输入并不是关起国门,更不是歧视外国公民。

截至13日中午,这项在线请愿活动已获7500人联署。不过,新西兰总理阿德恩的发言人告诉新西兰电视台,政府的重心是协助野火获得控制,好让考拉“能够留在自然栖息地”。